安徽省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  文章资讯 > 心理人物 > 文章正文

荣格Carl Gustav Jung

发布于:2015/12/4 8:46:25已经浏览:47445次

历史上,唯有极少数的灵魂拥有宁静的心灵,以洞悉自己的黑暗。而开创分析心理学的大师-荣格,便是这少数之一。他是佛洛伊德最具争议性的弟子,并将神话、宗教、哲学与灵魂等佛洛伊德忽略的问题,引入了分析心理学派中。他,是现代思潮中重要的变革者和推动者之一。忽略了他,便忽略了与现代社会紧密攸关的整个思想。


宗教世家出生的荣格

荣格1857年出生於瑞士的康斯维尔,一个对宗教相当热衷的家族,他八个叔叔及外祖母都是担任神职人员,父亲则是一位虔诚的牧师,几乎把信仰当成他生命的全部。自小他便具有特别的个性,是个奇怪而忧郁的小孩,他大都是和自己作伴,常常以一些幻想游戏自娱。到了6岁之後,除了父亲开始教他拉丁语课外,也开始他上学的生涯,藉著和同学们的相处,荣格慢慢发现家庭之外的另一面。多年之後回想起来,他将自己分成了两个人格-一号和二号。一号性格是表现在每天的日常生活中,此时的他就如同一般的小孩,上学念书、专心、认真学习;另一人格犹如大人一般,多疑、不轻易相信别人,并远离人群,靠近大自然。

十二岁的时候,发生了一件确实改变命运的事情。一个初夏的中午他等待同学时,一个男孩猛然推倒了他,脑部受到了重击。接下来的几个月内,似乎有种神秘的咒语萦绕在荣格的脑中,每当必须回到学校或者面对功课时,便陷入了昏厥的状态。这种状况的持续使其父母忧心不已,从各处请来的医生亦无法提出有效的治疗方法,甚而有人认为这是一种癫痫的状态。但慢慢的,他用意志力来面对这个问题:一开始,在认真十分钟後,晕眩的感觉袭上心头,但荣格未放弃,持续地强迫自己继续看著父亲的拉丁文书,经过了几个星期的努力後,一切又回复了原状,彷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日後回忆起这件事,他视其为经历一次「精神官能症」。这个精神官能症对他而言是个秘密,一个可耻的秘密。但它却诱发了荣格一种非同寻常的勤奋,每天五点准时起床,而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并非做做样子罢了。

同一时期内,荣格还有一段重要的经历。这段经历就如同刚从浓密的云层探出头来一般,他找到了他自己,开始摆脱了以别人的意志来过生活,对自己有绝对的权威,过著自己想过的生活,学校和都市生活则是占去了他的大部分时间。渐渐地,他越来越认同一号人格以及所发现的新自我,二号人格的世界则慢慢地消逝,二号人格容易让他感到沮丧,他从二号人格的先入之见中解脱出来。他亦开始接触西方哲学史,系统性的探讨自己所拟定的问题,深深为柏拉图、毕达歌拉斯、恩培多克勒所吸引。对荣格而言,他们的思想很美,富有学术气息,不像亚里斯多德式的唯智论令人生烦。在其中,最令荣格兴趣的莫过於叔本华(Schopenhauer)的著作,他对世界阴暗面的描述相当的符合荣格的看法:对於上帝,他们皆认为上帝乐於唤起人们的阴暗面更胜於光明且积极的一面,这对自幼便开始怀疑上帝是否为完美的荣格而言,无疑是找到了志同道合的夥伴。


正式走上医学研究之路


年纪越大,荣格越在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中游移不定,虽然将真理建立在事实上的科学颇受荣格的青睐,但是和比较宗教学有关的一切,像是希腊、罗马、埃及史学考古亦吸收了他的注意力,并对埃及和巴比伦的一切感到兴趣,而想成为一个考古学家。就在进退两难时,他忆起了曾祖父曾经是个医生,而学医至少可和科学结缘,医学的范围又相当广,以後也有许多机会专攻某项领域,所以他一脚踏入其中。

大学生活对荣格而言是一段美好的时光,他结交了许多和一样对叔本华、康德有兴趣的朋友,在几次兄弟会会议中,他亦发表了关於神学和心理学的演说。大一时,他对某位神学家论述精神现象的书发生了兴趣,这本书详述了「唯灵论」的起源,书中都是小时候耳熟能详的例子,像鬼魂这类的描述。对荣格而言,这个新天地为他的生活带来一片色彩,虽然连最亲的朋友都认为这比他沉迷於神学还糟糕。毕业後,荣格选习精神医学方面的课程和临床实习,但课程内容却不是那样的让人感兴趣。在当时的医学界中,精神医学并未有完整的发展,医生们和门外汉差不了多少,精神疾病就犹如无药可治的绝症一般。就在一次参加国家考试的经历中,他掀开了由埃宾所编的教科书,映入眼帘的序言「大概是由於精神医学的发展还未完全,精神医学的教科书或多或少被贴上了主观的烙印。」震撼了他的心灵,作者将精神病患归类为人格方面有问题,在这一闪即逝的启示中,荣格获得清晰的概念,认识到精神医学是一生中唯一的目标。1900年的12月,他在苏黎士的伯戈尔茨利精神病院谋得了助理医师的执照,离开充满腐朽传统气息的巴塞尔,

这所严格一如修道院的精神病院开启荣格的精神医学之旅。头几年,他一直对「精神病患的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这个问题感到好奇,但是身边的人却无法完整的回答他,和这个问题比起来,如何去诊断这些人更能引起他们的兴趣。以当时的趋势而言,病人的人格和个性是毫无关系的;病人们按照他的诊断病历和详细纪录而硬性分类,病患们的心理状况无法吸引医师们的兴趣。1904年至1905年期间,荣格并积极的参予由布雷勒领导的一个实验计划,主题是如何治疗早发性痴呆的问题,後来布雷勒则将它改名成精神分裂症。在布雷勒的指导下,荣格进一步的发展了「字词联想」的测验方式,藉著病患们对一连串经过挑选的字词的回答方式和反应时间,来分辨出不同型态的心理情结及其原因。接著,他也尝试将电压检流计探测皮肤和和线的方式来量度病患们的心理状态,试著把字词联想测验使用在侦测罪犯上。1905年,荣格的努力获得了回报,他升任为苏黎士大学的精神医学讲师,并在同年升格为精神科医院的资深医师,主讲精神心理学,也讲授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以及原始人心理学。隔年,他寄给佛洛伊德有关於字词联想的研究结果,为生命带来了另一项转捩点。

和佛洛伊德的师生之谊及决裂

经过一段时间的书信往来,荣格决定亲身一访这位大师,1907年3月,两人正式在维也纳会面,并长谈了足足13个小时。对荣格而言,佛洛伊德是他所遇见最重要的人,没有人可以和他相比;对佛洛伊德而言,荣格非犹太人的背景正好可以破除只有犹太人才关心心理分析的偏见,而他在伯戈尔茨利医院的心理医疗背景和经验,他的智慧和日渐高涨的名声,更让他成为心理分析阵营的新星。数年之後,他被推选为国际心理分析学会第一届的会长,同时也是该协会第一本心理分析期刊的主编。

慢慢的,他们两个人的思想出现了差距,除了对心理学的看法不同之外,佛洛伊德有如父亲式的权威亦让荣格受不了。在一次的交谈之中,佛洛伊德说:「荣格,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就是永远不要放弃性的理论,我们要让它变成一种教条,一种不可撼动的堡垒。」但荣格对佛洛伊德的性的理论抱持著许多疑点,更无法认同「教条」及「堡垒」这样的字眼,彷佛要压下所有对性理论的怀疑,而这一切和科学判断扯不上关系,只是个人的权威的扩张罢了。在这次的谈话过後,荣格便知道两人的分裂是不可避免的了,佛洛伊德需要的可能只是一个听话的乖孩子,能毫无保留的接受他的理论,但荣格需要的却是一个能和他切磋琢磨,将心理学发扬光大的夥伴,并且他不想牺牲自己思想的独立性。

1909年3月,就在荣格拜访佛洛伊德的最後一个晚上,佛洛伊德认命荣格为心理分析运动的继承者,并开始对他描述自己的看法,但每当荣格问及对灵学的看法时,佛洛伊德却常常以物质主义者的偏见来反驳,斥为无稽之谈。而对於佛洛伊德浅薄的实证主义,荣格有好几次想做出尖锐的辩解。就在这受封为继承人的夜晚,荣格竟然尝试要推翻整个佛洛伊德理论的架构。这次的交谈,对他们的关系有著致命性的打击。心理分析学派也面临分裂成维也纳和苏黎士──也就是佛洛伊德和荣格两派的危机,直到桑德˙法兰兹发表了著名的声明:「荣格正式不再信仰佛洛伊德。」,分裂方告公诸於世。

跟佛洛伊德决裂之後,荣格开始了他的危险历程。此时的他,39岁,犹如走入一条死胡同,朋友和同事们背弃了他,他也对科学书籍不感兴趣,在1914年时,他辞掉了职位,开始了一连串的旅行,并专心的去探讨自己的潜意识。1918年,他踏上面对潜意识的道路,竭力寻找历史人物心路历程的资料,以避免因自身的个人偏见对病人产生误判。他认真研究诺斯替教派作家的作品,因为它们最早正视潜意识世界,并探讨其内容和受到直觉世界影响的种种意象。他又从炼金术学中找到和诺斯替教派的历史关联,并发觉这个奠基於中世纪的自然科学其实可称为古代和现代的潜意识心理学沟通的桥梁。荣格发现,分析心理学以一种奇特方式和炼金术学不谋而合;在阅读古老的书本时,他发觉所有的事物都能各得其所,包括各种幻想意象、他在实践时所累积的经验和知识、以及他从其中所得到的结论。在荣格的看法,意识心理学能满足对现实生活的解释,但如果要解释精神官能症,一份既往病史则是必须的,因为它比意识里的知识更深刻地反映一个人;另外,每当需要作非比寻常的决定时,我们就会做梦,如何诠释这个梦,也需要比个人记忆中更多的知识才行。

成立分析心理学派之路

自1916年开始,他为自己的研究结果出版著作或是应邀演讲,在巴黎就自我和潜意识的关系发表了一次讲座:并於1921年出版了「心理类型」一书,他希望能藉著这本书来界定自己的观点和佛洛伊德及阿德勒是有所出入的,主要的目的在於探讨个人对世界、他人、和事物的关系,并讨论了五花八门的意识层面,亦即意识头脑对於世界可能产生的态度。接著,他就宗教和心理学的关系发表著作,出版「基督教时代」,尝试解释基督的出现如何符合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对基督现象的研究,让荣格重新思考如何依据个人的体验来表达自身的现象问题,意识和潜意识之间的交互作用,从潜意识到意识的发展,以及人格对每个人的冲击。


慢慢的,他将心中的思绪结合,合成了他分析心理学的大纲。他的意识心理学研究的是心灵的结构和动力,分为意识和潜意识两部分,後者扮演补偿意识型态的角色,如果意识太过於偏执相对的,无意识便会自动的显现,以矫正平衡。潜意识可以透过内在的梦和意象来调整,也可能成心理疾病,它的内容可以外显出来,以投射作用的方式出现我们的周遭生活。找到心灵力量的动向则是心理分析人员最重要的工作。他指导许多前来求诊的人,让他们接受并学习他的方法,成为心理分析家。但是他常告诉他的学生们:「分析是面对面的参与,每一个病人都是独特的例子,而且,只有受过伤的医生才知道要如何助人。并且记住,不要追问病人婴儿时期的记忆,不要忘了灵性方面的问题,更不可忘记病人的秘密故事。」

晚年的荣格继续为寻找现代人面临的精神矛盾找寻答案,他隐居於在苏黎士湖旁,完全按照自己设计规划的塔楼式住屋中。他在这个安静、能和大自然合而为一的地方默默的思考著,陪伴的是在1925年前往东非途中所遇到的英国女人露丝.贝利,太太艾玛早在1955年就过世了。1961年6月5日,生命中的最後一天,他饮下最後一瓶葡萄酒,这位当代思潮中最重要的变革者和推动者,安然的病逝於湖上的家中。(王盈智/政治大學心理學系

参考资料
1. <心理推理>系列 荣格自传-回忆、梦、省思, 张老师文化
2. 启蒙学丛书 思潮与大师经典 漫画 荣格, 立绪出版社

下级站点:
关于我们 | 负责声明 | 客服邮箱:3129473871@QQ.com |
Copyright @ 2014-2030   安徽省教育科学研究院心理教育教研室 版权所有
地址:合肥市长江中路232号
微信公众号
备案号:京ICP备19021191号
收起
展开
扫一扫,进入手机版!
扫二维码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