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  文章资讯 > 沙盘游戏 > 文章正文

一种有效的心理咨询技术 ———沙盘游戏疗法

发布于:2015/3/30 11:13:13已经浏览:62153次

沙盘游戏疗法被荣格学派又称之为庭院式盆景疗法 。沙盘游戏疗法作为一种有效的挖掘人类潜意识的活动的治疗方法 ,在心理咨询 、心理教育等领域正日益发挥着其不可替代的作用 。本文在掌握沙盘游戏有关研究与实践的基础上,对有关沙盘游戏疗法的形成过程 、理论基础 、作用机制及其应用等方面进行了系统的介绍 。
[ 关键词 ]沙盘游戏 ;潜意识 ;意象 ;大学生

沙盘游戏被荣格学派又称之为庭院式盆景疗法 ,是指在一个有一定比例的特制沙盘中的游戏 。沙盘游戏让当事人在沙盘中利用沙子和其他模型雕像等 ,来任意堆砌山峰 、河流 、房屋 、堡垒以及各种想象的生活场面 ,以表现个体的内心世界 。在这里 ,可供个案选择的模型雕像应该尽可能的代表所有无生命和有生命的存在物 ,以及外部世界和内部想象世界中我们会面对的存在物 。沙盘游戏不须借助语言 ,而是通过意向的赋型表现 ,进入意念世界 ,将模糊朦胧的直接感受和无法言传的精神意蕴付诸有形的表现 ,从而激活无意识的愈合潜力 ,实现个体内部世界和外部世界的沟通与联系 。

在沙盘游戏中 ,个案运用触觉 、视觉 、听觉和嗅觉将潜意识想法和感觉带入物质的形式 。透过主动想象和创造性象征游戏的运用 ,沙游成为了一种实用 、经验性的工具 ,可以制造从潜意识到意识 、从精神到物质以及从非口语到口语的桥梁 。个案通常说不出自己困难 、痛苦或冲突的来源以及解决的方 ,或是对它缺乏理智上的理解 ,当这种两难发生时 ,沙盘游戏提供一个机会让个案用意向来呈现发生在个人内在或外在世界的状况 。

一 、沙盘游戏形成过程

沙盘游戏 ,英文名为 Sandplay Therapy ,由瑞士的儿科医师卡尔夫 (M・Kalf) 所创 。但作为沙盘游戏的
延续和发展 ,不得不提起沙盘游戏的先驱 : 韦尔斯( H・G・Wells) 和劳恩菲尔德 (M・Lowenfeld) 。韦尔斯
是一名英国作家 ,曾写过著名的科幻小说《时间机器》。韦尔斯在与两个儿子玩地板上的搭建游戏中,发现该游戏可以用荣格的集体无意识理论和原型 、象征理论来解释 ,经过对游戏的持续研究 ,他写了一本对后世很有影响的著作《地板上的游戏》。劳恩菲尔德是英国儿科医生 ,自幼喜欢韦尔斯的作品 ,他在对儿童的治疗中经常会遇到如何与儿童有效沟通的问题 ,受到了韦尔斯《地板上的游戏》的启发 ,他发现儿童可以通过游戏充分表达自己的内心世界 ,当给儿童们提供玩具 、模型和沙盘的时候 ,儿童就能够作出令人兴奋的作品来 。劳恩菲尔德将自己的这个发现命名为“世界技法”( The world technique) ,据说这名字是一儿童在游戏中自然说出来的 。劳恩菲尔德希望可以让孩子通过游戏自由的表达自己的内心世界,对孩子来讲,因为自由 ,所以可以从某种程度反映他们的世界 。

后来 ,在一偶然机会中卡尔夫见到劳恩菲尔德为他展示的“世界技法”游戏,受到很大的感触,卡尔夫发现 ,该技法不仅可以帮助儿童表达畏惧和愤怒的情绪 ,而且也可鼓励儿童参与创造性转化和自性化的过程 ,表达意识和潜意识的想法。卡尔夫在荣格的鼓励下 ,去英国正式向劳恩菲尔德学习这种游戏技巧 ,并把它命名为“沙盘游戏”。卡尔夫对于完善和传播沙盘游戏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他把“世界技法”和荣格的分析心理学相结合,将注意力集中在治疗者与被治疗者信任关系的确立上 ,使用心像 、象征理论分析个案的作品 ,并把它的适用范围扩大到成人。经过几十年的发展 ,沙盘游戏疗法日趋完善,在当今的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领域占有重要的地位 。

二 、沙盘游戏的理论基础

沙盘游戏是以荣格的分析心理学为理论基础的。荣格的一个最大的贡献在于提出了集体潜意识的观点。他认为,个体的自我发展有两个来源:个体潜意识和集体潜意识。其中,集体潜意识不属个人所有,它是人类在种族演化过程中长期流传下来的一种普遍存在的原始心像与观念 。荣格称此等原始心像和观念为原型 。如果说个人无意识主要是由各种情结构成 ,那么集体潜意识的内容主要是原型 。原型世代相传 ,并通过各种途径渗透到意识生活中去,神话、梦、幻想、宗教仪式、艺术作品包含着大量的原型素材,提供了各种原型信息。在沙盘游戏中 ,玩具模型的选取、沙子图形的塑造、玩具和沙子结合所产生的整体意象,都具有象征的意义,包含着原型的成分。

在沙盘游戏中象征无处不在 。正是通过象征 ,个体利用沙子和玩具模型在沙盘中塑造并呈现着自己的内心世界 ,正所谓“刹那中含终古 ,微尘中见大千”。象征是人的精神对应物 ,通过黑格尔意义上的对象化 (或外化) 把自己的生命和灵性转渡给对象 ,对象变成了人的象征 。在这一意义上 ,任何对象 ,当其作为象征的时候 ,都是人的精神的外化和显现 ,这时“太阳 、月亮和星辰都在向人呼喊 :我认识你”( 费尔巴哈) 。在荣格看来 ,象征的意义在于 : 通过激发生命唤起想象 ,它能创造出更为新颖更具韵味更富吸引力的境界 ,并因此把人带入意义更加充实 、内容更加丰富的存在 。任何新象征的出现都类似于一次新的“启示”,他在一霎那间照亮了人的全部生活 ,并在某种意义上决定了人的未来命运 。因此沙盘游戏中的象征具有超越和整合的作用 ,它能使彼此对立 、相互冲突的心理内容处于有机统一的状态 。

主动想象技术 (active imagination) 是荣格在工作中创造出来的一种直接与无意识相接触的方法,沙盘游戏作为一种治疗方法受到荣格主动想象技术的启发 。所谓“主动想象”,是让当事人有意识的运用自己的意象活动 ,如幻觉 、幻想 、白日梦 ,并把种种意象用文字详细记录下来 ,或者用造型艺术手段表现出来 。在主动想象活动中 ,自觉意识参与其中 ,自我起一种主动作用 。意识不可能随心所欲 ,但却可以与无意识交流 、沟通 。通过“主动想象”的方法 ,人可以逐步深入“自性”之中 ,进入内部世界 ,找寻深藏的意义之源 ,因此“主动想象”可以成为探索“自性化”进程的一条捷径 。沙盘游戏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一种积极想象技术的应用 。在一个安全 、安静的环境中 ,通过塑造和布置沙盘内的沙子和雕像模型 ,个案就可以建立一个与自己内在心理状态相对应的世界 。

三 、沙盘游戏作用机制

首先 ,荣格曾说过 :幻想是所有可能性之母 ,在此就像是所有的心理对立一样 ,内在和外在世界被结合在一个活的联盟内 。人们有游戏的需要和渴望 ,以便释放创造力 、内在感觉和记忆 , 从而将他们带入外在现实 。沙盘游戏跟其他治疗方法的最大的不同在于它容许个案创造一个对内在想法和感觉提供具体证据的世界 。根据荣格的看法 :一个无法靠认知方法了解或化解的情绪经验通常可以借由赋予肉眼可见的形态而获得处理 。当个案无法靠其他治疗方式化解议题 ,或是个案困惑于他们正在感觉到的状况或他们为什么用某种方式来行动时 ,可以在被触摸 、被看到 、被听到和被闻到的沙世界里找到答案 。

其次 ,当个案抗拒咨询师对某些困难议题的询问时 ,沙盘游戏会比谈话治疗具有较少威胁性 。沙盘游戏可以使防卫软化并减少抗拒 。不用靠字句 ,个案的担心就会自然浮现在沙盘上 。比如一个抗拒的青少年 ,当鼓励她说出家庭议题时 ,她可能显得有压力和退缩 ,然而 ,她却以不说话而在沙中创造世界的形式来呈现被父母虐待的真实故事 。在沙盘游戏中运用的物件和材料之象征可以充当非口语性的语言 ,它可以提供个案一个表达最内在想法和感觉的出口 。也就是说 ,意向变成一种语言 ,视觉的形式取代口语交换 ,因而也就绕过个案的防御 ,表达潜意识的材料 ,同时带来更大的了解和改变 。基于这个理由 , 沙盘游戏可以应用于拥有不同的言语 、文化种族 、年龄和发展程度的个体 。对那些不断说话并且利用语言来理智化逃避议题的个案 ,沙盘游戏会阻止理性的心智 ,并允许潜意识得以说出自己的故事 ,同时将身体定位于此时此刻 。

沙盘游戏疗法虽然大多被当成一种荣格学派的实务技术, 但沙盘游戏也可以用来当作联合其他许多咨询趋向的工具 。虽然许多咨询师很满意他们平时使用的治疗方法 ,但我们有时候发现当这些技术不管用时 ,个案和咨询师会出现停滞和挫折 ,当技术无法适当的描述个人内在精神经验的完整复杂性时,沙子世界靠着它多层次及三度空间的象征可以克服这个限制 。

最后 , 沙子和水的运用会自动将个案带到人类经验中需要痊愈和整合的区域 。在沙盘游戏中,经验或创伤在一个自由 、保护的环境下获得界定和限制 ,并且在最后获得控制 。在个体建造沙盘景象时 ,可以主张和观看他们自己的世界 ,个体通过不断地改变世界 ,破坏旧的创造新的世界 。透过创造和破坏 ,个体从当下受害经验的感觉转变成旧经验的主人和新经验的创造者 。也因此沙盘游戏活化了个人潜意识的天生痊愈力量 ,并且提供从受害者转变成创造者的机会 ,它赋予每个人力量来决定她自己的治疗流程 。个案对于要不要揭露自己或在此过程中要学到什么都有控制权 :只要个案准备好要处理的议题就会进入意识 。因为个案是主动在意识上投入痊愈工作的 ,因此他们可以克服无助和自卑的感觉 。

当咨询师尊崇个案对他们世界的创作和个人诠释而且不给予咨询师解释时 ,个案的独特经验和领悟便
得以确认 ,每个个案都会意识到自己是一个能掌握自己生活的聪明而受尊敬的人 。

四 、沙盘游戏治疗取向与治疗过程

每一个个体的沙游治疗如同本人一样有其独特性 ,它或可能在沙盘中反映他们想要生活呈现的样子 ;或显露了目前急迫的心理议题 ;或它是一种深度放松的经验 。个案有好多种 ,咨询师同样也有好多种 ,咨询师会执行不同的会谈方法和治疗流程 ,都有他们尊崇的理论取向 。然而 ,在有关个案如何顺着他们的治疗旅程进步以及在沙游会谈之内的顺序似乎有一个模式 。咨询师想要透过提供一些指导促进治疗的进程 ,跟随个案的带领十分重要 。因为个案的创作以及赋予创作的意义是最为重要的事情 ,从荣格的观点看 ,意象和意义是同义词 ,因此当意象成形 ,意义便得到传达 ,没有诠释的必要性 。咨询师必须能够营造一个自由和安全的氛围 ,应该拥有一种开放性去直面个案模糊和未知的层面及其心理收获 。同时 ,由于沙盘游戏过程是以一套象征性的语言表达自己 ,掌握一套深度心理分析的符号系统和象征知识十分必要 。

一般来讲 ,一个完整的沙盘游戏治疗的过程可以分为以下五个阶段 :创造世界 、经验和重新配置 、过渡 、治疗以及拆除世界 。在创造世界阶段 ,个案被引进沙游过程中 ,个案用他们想要用的方式来创造他们的世界 ,要容许个案随着他们自己的“内在激励”的驱使 。“做沙游本身就可以引发心灵 、起擢意识 、将自我轻推至一个合作的立场 ,并且启动内在工作的流动和努力”。在经验和重新配置阶段 ,个案被引导在他们的世界中静静的经验和呼吸 ,并且在必要时重新配置沙游世界 。个案有机会去自由联想他的世界 ,以及跟咨询师分享激起的任何想法和感觉,咨询师也可以藉由“反映性镜射 ”( reflective mirroring) 来支持个案 。

在治疗的前两个阶段 ,咨询师都相当程度的陪伴着个案 ,但在第三个阶段 : 过渡阶段 ,咨询师变得比较有互动性 。个案是他世界的专家 ,个案可以当咨询师的向导带着咨询师游览世界 ,咨询师也要容许自己“透过建造者的心灵来经验和观察世界”。咨询师可以问一些问题来促进经验的深入 ,但是不要导入自己对世界的印象 。在这个阶段 ,咨询师可以运用各种不同的治疗技巧介入来做进一步的探索 ,帮助个案使问题得以修通和痊愈 ,使潜意识和意识的合作变得明  。在过渡阶段中 ,咨询师帮助个案在他们创造的世界和他们的生活之间作连接 ,建立沙游世界跟个案议题的关系以及帮助个案在以后的生活中运用他们所学到的东西 。最后 ,咨询师会在个案离开咨询师后开始分解 、拆除世界 。当然以上所描述的只是一次完整的沙游咨询治疗过程 ,其实在沙盘游戏治疗中 ,个案并不总是经历过以上所有阶段 ,有时会视情况而有所变动 。

参考文献 :
[ 1 ]Dora M Kalff . Introduction to Sandplay[J ] . Journal ofsandplay ,1991 ,1 (11) .
[2 ] Sandner ,Donald. Navaho . Symbols of Healing [ M ] .Rochester : Healing Arts Press ,1991.
[ 3 ]Bradway K ,McCoard B. Sandplay - Silent workshop ofthe psyche[M] . LondonΠNew York :Routledge ,1997.
[ 4 ] Harriet S , Friedman , Dora Maria Kalff . Connectionsbetween Life and Work[J ] . Journal of Sandplay Therapy ,1991 , (1) :25 - 48.
[ 5 ]李江雪. 学前儿童的压力与对策 [ A ] . 硕士研究生学位论文 ,华南师范大学心理系 ,2001.
[ 6 ] Barbara , E. Anna (著) ,陈碧玲 ,陈信昭 (译) . 沙盘游戏理论[M] . 台北 : 心理出版社 ,1999.
韩旭东   孙  明

下级站点:
关于我们 | 负责声明 | 客服邮箱:3129473871@QQ.com |
Copyright @ 2014-2030   安徽省教育科学研究院心理教育教研室 版权所有
地址:合肥市长江中路232号
微信公众号
收起
展开
扫一扫,进入手机版!
扫二维码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