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  文章资讯 > 学术前沿 > 文章正文

拥抱内心的大蛇 | 梦的解析

发布于:2020/5/5 19:53:08已经浏览:23347次

莉纯来找我的时候,带了一个相当奇特的梦:

我梦到我带了一条蛇去日本,那时我很紧张,因为它处在一个一直需要照顾、不能放下它的状态,用鞋盒大小的笼子装着。在国外的时候还是小蛇,全白色的,会撒娇、跟着我,我觉得它很像我家的猫『小黑』。它很小我只好带着它去照顾。

十天后,等我发现时变很大,量体重大到10公斤、无法带回来。我心想:「天啊,我怎么会把它喂这么胖?怎么办、怎么带回来?我搞不懂我当初怎么带去的?

我在想我该怎么收东西带它上飞机,男友说:「你要不要把蛇留在这边?野放在这里?」我承认我脑袋中有瞬间有思考过这件事,但它是我带去的,我对它有责任、我会担心它的安危,我心想它是我带去又养大的,我有责任把它带回来。

于是我对男友说:「不要!」然后继续烦恼怎么带回来。因为我的行李箱里面有东西,所以塞不进去,我有想过去做一些运送动物的方式,帮蛇买一个位子之类的,但又担心笼子太小,总之我不会把它丢在那边。

我问莉纯:「对了,你说那蛇像是你的猫『小黑』,那是一只怎么样的猫?」

她说:「小黑吗?它还有点怕我,没有非常放开,是一只中途的猫,很胖、9公斤、但送养两年之后被退回来,对方有点糟糕,我是第4个主人,它有半年到一年都在别人家度过。他是容易被抛弃、紧张的猫,爱干净。宠物沟通师跟我说,它还不知道它是不是可以留下来。」

莉纯一边说的时候,语气数度哽咽,我问她想到了什么,她才娓娓说出关于她的故事??

充满指责的家庭

原来莉纯觉得自己就像那只被抛弃,没人爱的猫。

她从小就被拿来跟姐姐比较,姐姐功课比较好,又长得比较可爱,莉纯不论怎么做,常常得到的只有妈妈的嫌弃:「这也不会,生你是干嘛的!」、「学学你姐姐好吗,用点脑!」、「早知道你不是男的,当初就把你塞回肚子里面……」

莉纯为了得到妈妈的认同,高中、大学选填志愿的时候都听妈妈的,尽管那不是她的兴趣,她的兴趣在手工艺,所以她总是利用课后或者是社团的时间,偷偷在缝制东西。

有一次妈妈发现把她的缝纫包丢在地上,说:「我生你养你,你竟然用这种方式来报答我?」

莉纯只能够把眼泪往肚子里面吞,就连最近这一次跟妈妈去日本玩,都因为妈妈不满意她安排的行程,两人大吵一架,最后妈妈自己坐飞机回台湾。

在原生家庭中,缺席的父亲、难以取悦的母亲,还有一个永远追不上的姐姐,让她在这个家里面很痛苦,于是在大学毕业那一年,她决定离开高雄的老家,到台北开展新的生活时,遇到了他的前男友。

羽蛇神的传说与被抛弃的恐惧

「他是我第一个有想结婚的人,我是第三者,我很在意他、为他做了很多改变牺牲,我还曾经为了他真的有想死的念头、还做出很多疯狂破坏的举动……。

后来,他曾好几次说他『还是很想我』,于是断断续续联络我,我曾经犹豫过,但很快地我发现他只想留在原来的婚姻中……。

有时候我的脾气会很情绪化突然冒出来,他是很会哄女生的人,竟然接得住我。现在想一想,我现在虽然已经有了新男友,但还是放不下他,其实是因为我担心这世界上是否还有跟他一样会好好哄我的人......你觉得我是不是很糟?」莉纯说。

听完了莉纯的梦境和感情故事,我感触良多,尤其是在梦中那只「搭飞机的蛇」让我想到图兰国的守护神羽蛇神「库库尔坎」(kukulcan)的传说,所以先跟她分享了羽蛇神的故事:

传说中羽蛇神是一只长着羽毛而且会飞的蛇,祂代表着死亡和重生,是祭司们的保护神。相传祂所庇佑的图兰国天下太平、风调雨顺, 物产丰饶。

然而好景不常,黑暗之神忌妒羽蛇神的子民可以过着幸福安乐的生活,先是用计毒昏了羽蛇神,然后化身成身材貌美的王子,去引诱图兰国的公主,公主禁不起他雄健、野性的肉体引诱,坠入情网,为他疯狂甚至身染重病。

后来,黑暗之神发起了战争,在一阵混乱当中,黑暗之神自己也陷入妖神的诡计,被乱民杀死。羽蛇神醒来发现自己的国家大乱,气馁之下,把图兰国子民为他建造的神殿都烧毁了,把财宝都藏起来了, 踏上一艘由蛇编成的筏,漂流回自己的故乡。

「我觉得黑暗之神好『搞刚』(台语,指花很多心思做一件事)喔,祂明明就有魔力,为什么还要一直化身成别人?然后花很多时间最后还死掉了!你看黑暗之神那么辛苦,最后还不是死?」

莉纯听了故事有感而发地说,语毕她突然惊觉,原来自己也跟黑暗之神没什么两样:花了很多时间变身、改变自己、嫉妒原配,想要把前男友抢回来,却忘记自己本身就有魔力。

我觉得混乱是我自己造成的。在和前男友的关系中,嫉妒、害怕被遗弃的心情,一直紧紧抓住我,可是花了那么多时间、做了那么多破坏行为,不但没有拆散他和原配,最后还害死了自己,真是得不偿失......

除了黑暗之神之外,莉纯对故事当中的恋爱情节也印象深刻。她认为故事中的公主可能是一个自制力很低的情欲女子,容易被男生的甜言蜜语给哄骗,例如黑暗之神化身的王子只要叙述他以前多可怜、就会激起她母性的光辉,想保护他。

莉纯发现,她自己心里一直也有个小公主,等待着王子的到来,可以细心呵护她,疼惜她等等;可是她却常常被骗,当对方说出『有你在真好』或没离开多久就说『想你』,她就会觉得自己很特别,愿意为这段关系付出全部,后来才发现一切都是一场骗局。

「我很怕被抛弃,就像是我家的猫『小黑』一样,可是这个没有安全感,渴望有人依靠的害怕,反而让我自己陷入黑暗的深渊当中。」

莉纯小时候很担心妈妈不要她,前男友也让她觉得自己「可有可无」,现在的对象,她则是很犹豫要不要「放生」,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围绕着抛弃/被抛弃的生命议题在打转。

连续的梦境,改变的自己

我尝试再回到梦境的主题,问她关于「养胖到10公斤无法带回来」是什么感觉?「我会觉得我有责任。这条白蛇是我养大的,既然是我把它带去,就有责任把它带回来。就像我现在的这段感情,不知不觉就已经养得这么大了,要割舍其实很不容易。我曾经有想过回去和前男友再联络,但是又觉得这样子会对不起现在这个男友。这么说我突然想起来,在这个梦之前我还做过另外一个梦。

我觉得我在梦中应该有劈腿,我想要从他现在女朋友旁边抢走他,穿着白色的衣服到楼顶准备跳楼,好像是要威胁前任一样,我想跟他说:如果你不属于我,我就要跳楼!然后大家都知道我是为情所苦、为了他才自杀的。」

我发现在两个梦境里面,都有白色的象征 (白色的蛇、白色的衣服),尤其她又为情所困,于是我试着分享了「白蛇传」的故事:

许仙邂逅了白衣蛇精白素贞,后来却听信法海用雄黄酒测试白素贞,果然让她现出原形,许仙惊吓昏死,白素贞到深山去采草药才救活了他。

后来许仙用情太深无法离开白素贞,法海和白素贞在金山寺斗法大战,白素贞因为怀了许仙的孩子,吃了败仗被压在雷峰塔底下。法海还念在孩子还小,让白素贞的姊妹小青给许仙做妾,将孩子扶养长大,20年后,铁树开花, 法海圆寂,雷峰塔裂,一家四口团聚。

莉纯听完故事之后,觉得许仙很智障、很弱、到底在干嘛,连自己的老婆都保护不了,尤其是不能够理解为何两个姐妹要一起嫁给许仙?「我发现我在前一段感情当中和小青好像,总是在旁边扮演默默支持许仙的角色。可是如果要我和人共用一个老公,我应该会爆炸!」

虽然是这样说,不过她和前男友的关系,就是另外一个女人「共用」一个男人不是吗?

「或许,因为他很会哄女生吧,我才那么放不下他。我是一个需要别人肯定、拍拍惜惜的人,记得小时候,不论考试考好或者是考坏,母亲都会随便敷衍我。反正她眼睛里面只有姐姐,我考得好不好根本不重要。

在前男友身上,我第一次感觉到『我是重要的、有人愿意安慰我的』,尽管他在感情上真的很渣,但在他身边,真的觉得很温暖。」当莉纯发现这件事情之后,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原来一直以来,她都是在伴侣身上,寻求小时候没有从母亲身上获得的那种认同和关怀。

拥抱内心巨大的蛇: 成为自己的母亲

其实,莉纯并没有一直困在过去的黑暗当中。

从上面提到的两个梦,就可以看到她内在的自我经历了一些改变。在跳楼的梦境里面,她内心还有一股愤恨,意图透过某种死亡的威胁,让对方可以看见自己,在这个时候,「照顾自己」对她来说仍然是前男友的责任。

但是,在第二个梦境里面,她开始学会照顾并呵护心中的那一条被养大的蛇。当男友叫她把白蛇丢在日本的时候,她却毅然决然地想要把它带回来,因为她觉得这是责任——她开始认回自己,认清照顾自己是自己的责任,而不是前男友,也不是她妈妈的责任。

「我发现我自己是一切的答案。虽然我刚刚觉得黑暗之神和许仙都不知道在干嘛,但这些年来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嘛,一直很努力很努力向外去爱人,根本就是舍本逐末。梦里面那个被养大的、巨大的、白色的蛇,就像我内心的空洞一样,我一直尝试不去看它,转眼间就已经过了好几年了。原来,我真正不能丢弃的是自己??」莉纯说。

在莉纯的梦境里面,她再度看到了自己。我们害怕被抛弃、担忧不会喜欢,一直极力抓住一些什么,却遗忘了真正的丰饶是不假外求的。

或许,每个人的心中都住着一只大蛇,这只大蛇同时有黑暗的破坏力,同时也有人性温暖关怀的一面,就像是白蛇传里面的白素贞,以及传说里面的羽蛇神一样。

当我们终于能够停下来拥抱内心的大蛇,大蛇也会赋予我们翅膀,带领我们飞翔。

                          文章来源于荣格 沙游 梦 ,作者黄宗坚 海苔熊


 




下级站点:
关于我们 | 负责声明 | 客服邮箱:3129473871@QQ.com |
Copyright @ 2014-2030   安徽省教育科学研究院心理教育教研室 版权所有
地址:合肥市长江中路232号
微信公众号
收起
展开
扫一扫,进入手机版!
扫二维码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