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  文章资讯 > 经典案例 > 文章正文

荣格治疗的12个案例

发布于:2015/1/14 10:49:45已经浏览:64617次

荣格治疗的12个案例

 

案例1:妇女,抑郁症

在结婚前认识、富有工业家之子,邻近地区的姑娘都对其感兴趣。由于她长得漂亮,她便认为自己很有把握把他搞到手,但他表面上却对她毫无感觉,出嫁,惊奇。

5年后朋友告知。

给5岁女洗澡,2岁儿子。用的是河里脏水,孩子喝了,没有制止。喝的是泉水,女孩子感染,死于伤寒。

通过联想实验:发现她是个谋杀犯。

罪恶感,觉得要赎罪患上抑郁症。208

 

案例2:第一次心理治疗 获得“巫师”称号

58岁,有宗教信仰的老太太癔症转换,左腿瘫痪,受尽苦头,住着拐杖。开始用催眠但未说完话,对方就进入昏睡状态,并能持续讲自己奇怪的梦,1个半小时候,唤醒。扔下拐杖走了出去,后来荣格想了解她是怎么好的,原来她有个儿子在荣格部门,精神分裂,对孩子的期望完全变成了失望,把荣格当成了儿子。到处宣传他治好了她的病,结果给荣格带来很多私人治疗。

对催眠术的理解:

像是在黑暗中摸索,你绝不可知道病情改善程度或疗效维持多久。而是以毫无把握的方式进行工作。我总是感到内疚。

开始联想实验和精神流电疗法实验,是我获得美国声誉的主要原因。此后许多国家的人前来治疗。

 

案例3(P208):

一个美国、“酒精中毒性神经衰弱” 无法治愈、富有、有名望、可爱妻子,生活无忧。喝酒、麻痹自己,好忘掉压抑

通过联想、受着恋母情结的各种影响。

母亲是大公司拥有者,控制,有背离愿望,但忍不住让自己目前财富和舒适的诱惑。

治疗见好,建议辞职,否则有可能复发。

母亲路过瑞士,荣格开出了一张医疗证明,大意是儿子酗酒已无法在完成各种工作。建议解雇。母亲接受。

后来发展:有自己事业和成就。

荣格:内疚,做出不符合伦理道德。

 

案例4:

一个不说姓名,只为表白的女人。 多年前,想夺取好友的丈夫,把好友害死,觉得如不被发现,道德谴责无所谓。

最后与那个男人结婚、那个男人不久死去。 生个女儿,很小就结婚,搬的离他越来越远,最后毫无音讯。

她是个骑士,喜爱的马见她都紧张,并把她摔下来。不再骑。 转向喜爱狗,有名的猎狼犬,不久瘫痪。 觉得人和动物都远离她。表白。最想可能会自杀

 

案例5:

一个75岁的老女病人,以流食为生,50年前住进医院,有40年已不能下床,医院除了一个在这工作35年的老护士知道她一点点情况,医院其他人知道的人都死光了。每天做一种奇怪的动作。

问护士:据前任护士说,她年轻时总爱做鞋。 好像是保留了手工做鞋的动作。

不久去世,问起哥哥,原来年轻时喜欢一鞋匠,但鞋匠没有娶她,于是就“出事”啦, 她的动作是在模仿鞋匠,与鞋匠保持高度认同。

——精神病的具有含义的种种联系。

 

案例6:P216

巴贝特 住院20年 39岁死亡。精神分裂。

姐姐妓女,父亲酒鬼。夸大狂式早发性痴呆症。夸大来补偿自卑感。即便这样的病人,在其背景下,依然存在必须被看做事正常的一种人格。也就是说,这一人格在袖手旁观着,偶尔的时候,这一人格——通常是通过各种声音和梦的方式

——也可以做出合乎理智的评论和反对意见。在身体生病时,它甚至还能再次进入到前景中来并使病人显得几乎象正常人是的。

 

案例7:

精神分裂的老太太,现实很正常,就是身体每一处都有声音。整个胸膛都是“上帝的声音”是无法治愈的。荣格:“我们要相信这个声音”,每周给她布置读《圣经》的任务。7年后,左半边没有声音,右半边声音没有增强。

———妄想狂和幻想中都包含着一丁点意思。

———精神病后,潜藏着一种人格,一部生活史,一种希望与欲望的形式的。

我们说的人格的一般性,就隐蔽地潜藏精神病之内。我们仍然遇到了那古已有之的人类的各种矛盾和冲突,病人尽管显得麻木不仁和悲凔,甚至白痴,但是他们的思想却仍然在活跃地活动者,而含有意义的东西,要比乍看之下具有的要更多。

我们从精神病人身上所看到的一切是他们的悲惨的毁灭,心灵的另一方面由于背向我们,因而其活动我们几乎无法看到。

 

案例8(P220):

一个15岁,被哥哥诱奸、16岁遭同学凌辱。然后自动与人疏远。退宿孤独中,最后避不见人,日益古怪,缄默。幻想在月球上生活,男人在一面,女人和孩子在另一面,魔鬼,刀,但下不了手。

荣格分析幻想:姑娘时乱伦,自感羞耻,在幻想的王国里,他就变得高尚,因为在秘密王国,只有王室和神才拥有特权。所以与世界疏离。后她把魔鬼投射到荣格身上,荣格自然会劝她回到人的正常生活。把故事讲给荣格,自然是对魔鬼的背叛。

后结婚生子,二战幸存。

一个医生必须熟悉所谓的种种方法。但必须警惕,谨防落进特定的,一成不变的方法中。

 

案例9(P235):

一个带着极高评价推荐性的医生来想当心理分析师。

“正常”学者、正常医生,拥有人数正常的病人,正常成就,正常家庭,正常孩子,正常房子,正常收入。

荣格告诉他,成为分析师,需先搞清楚自己,他回答:“这很好,但我根本没有问题可以跟你说”

荣格:“那好,我们坚持一下你的梦吧”。他回答:“我不做梦”

大概两星期后,荣格对整个事情感到相当不自在。最后他终于做了一个印象深刻的梦。

在实践精神病学中,对梦加以了解是多么重要。

梦:自己坐火车,走两小时后,到某一车站,不只是什么城市,想浏览,到市中心,中世纪建筑,名贵画、古董,发现天要黑了。可整个建筑和过程中都没有人,找门,有进入另一大空黑房子,中间有个白东西,走进是一个两岁白痴小孩,坐在沾满屎尿的便盆上。恐惧的大喊而醒。

——我知道,这是一个隐形的精神病患者,当我竭力把他引出这一梦境时,我周身都冒汗了。我只得向他解释为某种没有什么害处的东西。并对所有有害的细节极力掩饰。

——他的正常,其实是对这种情形的一种补偿。

医生和病人的关系,特别是病人方面发生移情,两者之间无意识的认同会导致灵学现象

 

案例10(P239):

一个病人被治好后还结了婚,他感激我,但看到他妻子后,我产生了不舒服的感觉,我感到我成为了她眼中钉。原因是我对她丈夫有很多影响。往往有这种情形,并不真心实意地爱她丈夫,心存妒忌并还要破坏丈夫与他人的友谊。她们要丈夫属于作家,原因是她们自己并不属于自己的丈夫。所以这一切妒忌的症结所在,乃是缺乏爱情之故。

妻子给丈夫造成,无法承受得的巨负。结婚才一年就旧病复发。

荣格在某市讲座完,会旅馆睡觉,觉得有人进来,起来发现没人,楼道也没人,觉得头的前额和后面被敲击了。第二天接到电报,病人自杀了。是开枪,从前额到后脑勺。

————这次体验是一次真正的同时发生性的现象,通过无意识中的这种时空的相关化。即集体无意识是所有人所共有的。它是古人所谓的“一切事物皆有的同情心。”的基础。

 

案例11(P240):

荣格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姑娘,正谈着话,心想她是恋父。

第二天接诊一个犹太银行家的女儿,漂亮、入时、智商高、做过一次分析,但移情使医生转诊。姑娘一直受着忧虑性神经症折磨。

我查看了她的病史,她已是个彻头彻尾的西化的犹太人,开明人。忽然我发现,她就是我梦中见到的那个姑娘。

————我既然无法在她身上看出恋父情结的丝毫痕迹。因而便问她有关她祖父的情况,这是我在处理这类病人时的习惯。

她说她祖父是个“虔敬教”的拉比。而父亲是个犹太教的叛教者。

荣格:现在,我要跟你说点你可能无法接受的事情,祖父是个“虔敬教”的拉比。而父亲是个犹太教的叛教者。他背板的那种秘密并背弃了上帝,而你于是变成了精神病。原因是对上帝的惧怕已钻进了你的心里。

荣格第二天做了一个梦:在家开招待会,姑娘也在,向我借雨伞,外面在下雨。我正要递给她时,发生意外,我竟跪下递给她,仿佛她是天神似的。

把梦告诉她,过了一周,她病全好了。

————他不是浅薄的小姑娘,她表面隐藏着一个圣人的素质。她没有什么神学观念,因此她天性中这一最根本的特质便无法找到表现自己的方式。一切她所意识到的活动因而便被引向到卖弄风情。她只懂得理智并过一种有意义的生活。但实质上,她却是个上帝的孩子,命中注定得完成她那神秘的意旨。我所需要的是唤醒她身上那种神学的和宗教的意识。因为她属于那种精神生活不可缺少的那一类人。这样她的生活便会呈现出意义。而精神病的痕迹也因此便会消失殆尽。

————这个案例我没有用任何方法,只是观察到一种“引导性力量”的出现。方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上帝的敬畏”。

【有些人满足于对人生做出片面的回答而成了精神病。如果他们能够发展成为眼界更为宽阔的人,他们的精神病就会消失。】

对与那些失去信仰的人,就像迷途的羔羊。

今天这个时代,信徒仍可以有机会子啊其教堂里过着“象征性的生活”。如弥撒、洗礼、小范基督及中叫上的许多其他体验。这些象征里要求信徒积极参与与为先决条件。在今天人们却往往缺乏得厉害。

在精神病中,更是这样,观察一下无意识是否会自发地引出取代所缺乏东西的各种象征。

在当代的心理疗法中,往往要求医生“顺着”病人及其情感,我并不认为总是对的,有时候,医生方面进行积极的干预却是需要的。

 

案例12(P246):

一个高大威严而又仪表堂堂的女人,总扇仆人耳光,对医生也不例外,转诊几次。最后到荣格这,但她不是真疯。

刚开始谈很投机,接着谈令她不快的事时,她跳起来要扇我耳光,我也跳了起来,对他说,“太好啦,你是夫人,你先打——女的优先。不过等会我是要还手打的。”她一屁股坐回到椅子上。

——这位病人所需要的是一种男子汉式的反应。这病例,要顺着病人就错了。比不起作用还要坏。

好些年前,我曾对我治疗过病人作过统计,保守估计一下是,三分之一确实治愈了,三分之一症状好转了,三分之一根本没有效果。正是这些毫无结果的病人才能认识到和有所理解的,只有到了时候,这些东西才能发挥作用。我以前的病人,经常写信告诉我,“我到您那里诊治,结果过了十年之后,我才认识到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此,在我经验里,除了说谎成癖者外,最为忘恩负义和最难对付的病人就属知识界人士。他们可以一只手不知另一手在干什么的情况。他们杨丞琳各自为政的心理,理智只要不受感情控制,那就没有什么不可靠它来解决——然而要是感情不够发达,知识界认识仍然免不了要受精神病的折磨。

下级站点:
关于我们 | 负责声明 | 客服邮箱:3129473871@QQ.com |
Copyright @ 2014-2030   安徽省教育科学研究院心理教育教研室 版权所有
地址:合肥市长江中路232号
微信公众号
收起
展开
扫一扫,进入手机版!
扫二维码 下载app